丝瓜视频福利
丝瓜视频福利

顾夜在小墨的脖子上,绑了一个袋子,信就塞在里面。

弑天用爪子扒拉着袋子——太丑了,影响它形象啊!可是,被它的主子一瞪,它立刻老实了。丑就丑吧,主子腰上的荷包,跟它脖子上的袋子,半斤八两,丑到一块儿去了!谁也别笑谁!

顾夜喂了小黑猫一瓶极速药剂,拍拍它的脑袋。小黑猫用金色的眼睛瞪了她一眼,像一道黑色闪电,迅速消失在她的视线中。

青山村半山腰顾家,花好蹲在厨房的灶台前,一边烧火一边担忧地对颜婶道:“姑娘都离开好几天了,到底是什么隐秘的事情,连我都不让跟?姑娘身边没个人保护,我这心里怪不放心的。”

颜婶搅着锅里的粥,笑笑道:“你不是说主子派了隐卫保护姑娘吗?有隐卫跟着,还有什么不放心的?”

花好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个隐卫靠不靠谱啊!最起码的‘隐’字都做不到,如何保护姑娘?别到时候还要别人去救他!”

花好一语成谶。跟丢了目标,在苍莽山中迷路五天的隐愁,正应了他的名字——快要愁死了!谁能告诉他,那只小黑猫为什么会突然化作一只巨豹,把他保护的目标驮走了?谁能告诉他,这苍茫山为什么跟迷宫似的,每座山头都一样(那是因为你在围着一个山头转悠)?谁来告诉他,他到底如何才能走出苍茫山?

隐愁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头野兽了,他身上的衣物,被树枝、被猛兽扯得衣不蔽体,跟难民营出来的没什么两样。血迹、泥土、灰尘凝结在他的身上,像野人,又像是乞丐。

隐愁木然地坐在一根枯木上,手中翻烤着他的午餐——一只肥美的黄羊,心中长吁短叹:难道他要一辈子待在这山中当野人吗?

正哀怨着,突然他身边的草丛中,传出细微的动静。他警惕地站了起来,目光炯然地盯着草丛。瞧着动静,应该不是大型凶兽,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,现在某些毒蛇还没开始冬眠呢!

草丛中突然探出个黑色的小脑袋,尖尖的三角耳,金色的竖瞳,翘翘的胡子,傲娇的眼神——这不是主子送给顾姑娘的小黑猫吗?隐愁像见到亲人一样,眼眶顿时红了。他终于不必在山里当野人,他终于能回去了!

弑天是闻到香味寻过来的。隐愁别的方面不咋地,倒是有一手绝佳烤肉本事。弑天淡淡地瞟了他一眼,眼神跟凌绝尘如出一辙——果然是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样的宠物。隐愁一边翻烤着黄羊,一边感慨着。

向日癸边的娇美小妹

“真没想到,殿尊身边凶猛的黑豹,居然能化作一只身材小巧的猫儿。果然是‘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’!”隐愁看了傲娇的小黑猫一眼,自言自语地道。

“嗷——”弑天不耐烦地吼了一声。无奈体型娇小,发出的声音也奶声奶气,一点威慑力都没有。

隐愁还是个潜在的话痨呢:“小墨,你饿了?你不会也在林中迷路了吧?豹子也会迷路?不对啊!你家姑娘呢?你不会把人给跟丢了吧?完蛋了,要是殿尊知道了,咱俩都得完蛋!你是在哪把顾姑娘给跟丢的?咱俩再去找找!山里野兽多,顾姑娘手无缚鸡之力,要是……”

隐愁越想越害怕,顾姑娘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殿尊会活剐了他的。嘤嘤嘤嘤,他才刚从隐卫预备营出师,第一个任务就搞砸了。他对不起隐卫预备营的师父们,对不起他的主子……

弑天不理他,兀自盯着烤羊。它不是饿,是馋!颜婶不在身边,顾夜又不擅厨艺,越来越不爱吃生肉的弑天,心里充满怨念——什么时候能饱餐一顿啊!

要不是这烤肉的香味太诱人,它才不会理睬一个迷路的小隐卫呢!隐愁见小黑猫不理他,叹了口气:“罢了,要死也不能做一个饿死鬼!吃饱了再说!”

烤羊好了!隐愁扯下一条羊腿,撒了椒盐,放在小黑猫的面前。能不能找到顾姑娘,他能不能从这该死的大山里出去,靠这小家伙了。这条羊腿,算是贿赂吧!

隐愁又撕了一条前腿,大口大口的啃起来。他的一条羊腿啃了没几口,小黑猫面前的就只剩下一根骨头了。隐愁见小黑猫意犹未尽地继续盯着烤羊,便又撕了一块给它。

一个烤羊,他只啃了大半条羊腿就饱了,剩下的被小黑猫给吃了!隐愁想想小黑猫变身后的体型,也就释然了。

吃饱喝足了的小黑猫,伸了个懒腰,舔了舔爪子。它淡淡地瞥了隐愁一眼,小爪子在旁边的树上,挠出来三道爪印。然后在他诧异加纳闷的目光中,迅速消失在丛林之中。

隐愁独自在风中凌乱——他不过眨了下眼睛,小黑猫呢?黑猫呢?猫呢?呢?隐愁欲哭无泪,小黑猫也太不仗义了吧?吃完了他三天的食物,却把他一人丢在深山中。呜呜呜,他要做一辈子的野人了!

隐愁垂头丧气地沿着小黑猫消失的方向走去,没走多久,就在树干上发现了三道爪印。他精神为之一振!他错怪小墨了,人家是嫌他速度慢,先走一步,却很厚道地给他留下了指路的路标。

不愧是殿尊养出的宠物,果然聪明!隐愁在心中感激地拍着凌绝尘的马屁。就在他在山林中寻找出路的时候,弑天已经来到了青山村半山腰的顾家。

“咦?这不是姑娘的宠物吗?它怎么自己回来了?”花好把拆洗好的被子,晒在院中的晾衣绳上,一低头看到脚边多了只黑乎乎的生物,定睛一看,是一只有着金色双瞳的小黑猫。

花好弯腰想把小黑猫抱起来,小家伙却退后几步,躲开了她的手。花好并未惊讶,因为这只傲娇的小家伙,除了主子和姑娘,谁都不让碰的。有一次,少爷想揪它尾巴,被它在手背上挠了一爪子,挠出的血印子好多天才痊愈呢!

弑天从脖子上抓下一个布包,扔在花好面前,踱着优雅的步伐,来到厨房里找吃的。烤羊虽然好吃,但它最爱各种甜而不腻的点心。可惜,顾夜不在家,颜婶只做了糯米蒸糕。弑天吃了一整屉的糯米糕,就飞快地离开了。传信喵还要跑一趟衍城送信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