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没有一款拍照识蘑菇的app
有没有一款拍照识蘑菇的app

话说薛定带着孟珺桐一路朝北边而行,如今的赵国占据着几乎整个北方,都说燕赵之战后,赵国的国力已经危殆,可这毕竟是吞并了一个曾经的霸主国家,各国虽然在边境时常试探性得发起犯境战争,可却始终没有动真格的,而这无疑是给了赵国休养自息,同时进一步吸收燕国遗留养份的机会。

两日之后,孟珺桐和薛定两人就已经来到了赵国境内。

旬城是赵边与秦国接壤边境的一座军镇,距离他不远处便是赵国的门户白龙关隘。

或许是因为入秋的缘故,由赵入秦的客商少了许多,眼下这旬城却是显得份外的冷清。

眼下秦国与赵国之间并不战事,不过两人进旬城,仍然是经过了一些必要的盘查,特别是孟珺桐和薛定两人都是手执兵器之人,这盘查的也就更细致了许多。

倒是薛定常年行走江湖,使了一些金银打点后,倒也没有招惹什么不必要的麻烦。

“薛大哥,此去北山矿场还有多远啊。”

时辰已经不早了,两人寻了一家客栈,准备在城中落城。

二人都没有马匹,所以这一路行的并不算快。加上孟珺桐初来人间,对许多世物都颇感兴趣,沿途也是停经了好几个地方。

或许是因为融合了薛樱的灵魂的缘故,比起之前,薛定给人的感觉少了几分冰冷淡漠之感,言语也是稍稍多了一些。

“咱们现在所在的是旬城,是赵国的西北门户,我们要从这里进去,穿过赵国,一路向北。估摸着如果快些,还需要一个月的脚程,若是慢些有两个月也该到了。”薛定耐心得解说道。

孟珺桐点了点头,此前在韶华城时,洛书大祭司就曾经与她说过,这人间的路是需要一步一步走的,凡夫俗子,无那上天入地,飞空御风之术,可能一辈子也行不得那万里之途,

火辣俏丽萌妹子

随随便便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就得走上两个月,加之普通人的寿元不过甲子,长寿者也就百龄,想要远行谈何容易。

两人在客栈里随便点了一些吃食,准备吃完就去休息。

客栈外头不知为何忽然闹腾了起来,不少在客栈里吃喝的人也都纷纷起身跑到外边去探看。

孟珺桐是个好热闹的人,连忙抓住一个从身边要跑过去的食客问道:“这位兄弟,外头发生什么事了,大家都去看什么呢?”

那食客本是非常不耐烦的,可是一抬头,见到拉住自己的是一个生得如仙女一般漂亮的小姑娘,脸上的不耐烦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,当下笑意盈盈得为孟珺桐解释道:“姑娘,你们不知道,听这动静,多半是东街那边又有人在死斗了。”

“死斗?那是什么?”孟珺桐一脸疑惑。

那位食客似乎很是着急要赶去抢个好位置,轻轻跺了两下脚:“这死斗便是死斗嘛,姑娘,若是想凑热闹可得赶快了,过一会儿便没有位置了。”说完他转身已经跑出了门去。

孟珺桐有些不解得看向了薛定:“薛大哥,你知道什么是死斗吗?”

薛定饮尽了杯盏中的茶水为孟珺桐解释道:“所谓死斗又叫生死斗也叫赌斗,这本是流传自秦国的一种形式。不同于因为私怨的街头斗殴,生死斗双方有时甚至可能是完不认识的两个人。

参与比斗的两人各自受一方势力雇佣参与斗武,也算是一种另类的赌博。只不过死斗的规矩要血腥一些,必须得要分出生死,赌约才算结束。”

孟珺桐听得有些目瞪口呆,这不是在拿性命在开玩笑嘛。

“参与死斗的人都是自愿的吗?真的有人会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?”孟珺桐有些不敢相信,她向薛定确认道。

薛定点了点头:“死斗双方都是向各自雇主签下生死状的,要么胜,要么死,对他们而言一切都是上台前便知晓的。”

说完薛定顿了顿,随后轻轻叹息一声:“事实上,那一天项铭所说的并不错。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,但是在眼下这个世道上,人命确实是不值钱的。”

原本满心都是想去看热闹的孟珺桐听到薛铭这两个字,情绪一下子就低落了下来。

在韶华城是没有生死争端这么一回事的,好像所有的人,生来便是亲若兄弟。

即便是三大家族之间竞争韶华城主的荣耀,那也都是公公平平,一切摆在明面上的。

获胜一方自然而然得会得到其他家族的认可,另外两大家族也会不遗余力的辅佐帮助城主家族治理韶华城。

可是进入了这人间,一切似乎就都不一样了。

孟珺桐站起身:“薛大哥,我想去看看这死斗。”

薛定早已经摸出了铜钱向店小二结好了账:“走吧。”

薛定并没有多说什么,既然孟珺桐想去看,那便去看好了。

两人离开了客栈,直接朝着人流最多的方向走去,那里无疑就是死斗的中心场所。

“听说了嘛,这次是旬城都尉宋义与老地头蛇韩家怼上了。”

“可不是嘛,这韩家真是霸气,连军伍的人都敢动。”

“军伍的人怎么了,韩家的背景难道小了?倒是这宋义真的是初生年犊不怕虎,韩家在旬城经营了数代人,哪是他一个新军都尉能够得罪的了的。”

两个路人随口说着关于此次赌斗双方的一些情况。

孟珺桐转头问薛定道:“薛大哥,这军伍都尉官很大吗?”

薛定自己就曾经是燕国的铁衣军都尉,对于军伍之事了解的自然会多一些:“都尉本身的官阶不高,但是在地方上,特别是在军镇之中,那都是手掌实权的,甚至有些可以调动千人以下军伍。”

“这么厉害,”孟珺桐一脸吃惊的样子,可以调用千人,那可不是随便说说的。

在阳关城时,不过就是几百人的阳关太守府就险些让他们折在了里头,很多时候还真的别说人多没有用,蚁多也是能咬死象的,更别说是一个个披甲执戟的勇悍军士了。

“宋义,”薛定自然也是听到了路人提到的这个名字,轻声呢喃道:“不知道是不是我知道的那个宋义。”

孟珺桐耳朵尖,薛定的话落在了她的耳中,当即问道:“薛大哥,你认识那个宋义都尉?”

薛定摇了摇头说道:“也可能是同名同姓而已,我所知的宋义,并非赵国人。”

“去看看不就知道了,薛大哥,快走!”孟珺桐有些兴奋,拉着薛定的手臂往人群深处钻去。